神灯彩票_快速登录神灯彩票

杜仲也不顾体内的伤势

我最向往声惊醒了过来。
  因为小镇信号被屏蔽的缘故,仇东升借来卫星电话打给马权之杜哈大笑了起来,张口道:“刀锋队长,今天我就要你为我那五十个死去的兄弟陪葬!”
  “废话真多!”
  只见,站在地上的吉姆,身形一动不动,脸上戏谑之色更甚。
  另一边。
  试图借对方之力而逃跑的杜仲,却是在措手不及下,被吉姆那恐怖而骇人的力道,一拳狠狠的砸到了仓库的顶上。
  “咔嚓……”
  那恐怖的力道,推动着杜仲的身子,直接将仓库的屋顶都是撞得宛如蜘蛛网一般,弥漫出了无数条恐怖的裂缝。
  “啪!”
  劲气消散。
  杜仲的身体,才坠落而下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  “噗……”
  摔落在地,杜仲甚至都来不及撑起身子,便是忍不住的嘴巴一张,吐出满满的一大口鲜血。
  那力道,太强了!
  就在碰撞的瞬间,杜仲非常清楚的感觉到,那种让人胆寒的力量,就仿佛无法抗拒的海啸一般,从对方的拳头上轰然扑涌而出。
  在这股力道下,他竟然连抵挡都做不到。
  “这种力量……”
  喉咙吞咽着,强行压制住喉咙中涌来的鲜血,杜仲缓缓的撑起上半身,瘫坐在地上的同时,一点点的朝着后方的墙壁撤退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身前,吉姆一脸森然冷笑着,一步一步,仿佛是在恐吓杜仲一般,慢悠悠的走上前来。
  “咻!”
  走到距离杜仲三米处,吉姆右手一捏成爪。
  一股红色发暗的能量,从其掌心喷涌而出,直接凝聚成了一个飞速旋转的圆柱体,像是巨大的利刺一般。
  手臂一动,那锋利刺目的能量尖刺,直指杜仲眉心。
  这时。
  杜仲已然退到了墙壁旁,背靠着墙壁,大声喘息着,望着步步紧逼而来的吉姆,突然张口道:“你不敢杀我!”
  “是吗?”
  走到杜仲身边,吉姆露出一丝讥笑,然后挥舞着手中的能量尖刺,猛的朝杜仲的脑袋刺了下去。
  “唰!”
  就在这时,杜仲突然一动,强忍着疼痛,飞速的怀里掏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盒子。
  “嘿嘿……”
  根本不管吉姆攻势,杜仲嘿嘿笑着,一边把盒子迎向吉姆的攻击,一边轻轻的把盒子打了开来。
  “恩?”
  就在杜仲开盒的瞬间,吉姆神色一动,攻势立刻顿止。
  凝目一看。
  那盒子里面的东西,赫然是天一果!
  从二长老手里夺得天一果之后,杜仲为了保证天一果的安全,就将其一直随身携带着,毕竟这里不是华夏,而且到处都是这个组织的人。
  让杜仲没有想到的是。
  这个随身携带的果子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起到了意料之外的作用。
  “天一果!”
  止住攻势,吉姆眼色一动,立刻就要伸手抢夺。
  在手之物,杜仲又怎会让他人得去?
  “唰。”
  就在吉姆有所动作的时候,杜仲一把就从盒子里面把天一果给抓了起来,圆捏在手中,望着吉姆说道: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再有异动,我就立刻把天一果给毁掉。”
  闻言,吉姆猛的停手。
  死死盯着天一果的眼眸中,瞳孔剧烈缩小。
  “你以为,这样就可以威胁我?”
  望着杜仲,吉姆一动不动,面色无比阴沉的冷哼道。
  “你刚才的表现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”
  杜仲咧嘴一笑,说道:“用他威胁你,应该是个正确的选择。”
  “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!”
  话声传开,吉姆手掌一抬,那一根自掌心中生长出来,如同巨刺一般的能量尖刺,立刻就旋转着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。
  手掌一动,吉姆作势要杀!
  “难道,你真的不在意,需要用这个果子来恢复疗伤的那个人吗?”
  杜仲双眼一眯,立刻张口道。
  当然,到目前为止,杜仲对仇东升背后的组织,到底要天一果去做什么,还不是很清楚。
  说这句话,也不过是临时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而已。
  他甚至都不确定,这个身穿黑袍的吉姆,到底是不是仇东升背后那个组织里的人,更不是确定天一果是吉姆需要,还是隐藏在吉姆背后的更大的人物需要。
  这一切,都只是杜仲的猜测而已。
  堵上生命的猜测。
  反正都是死路一条。
  如果猜中了,说不定还能有条活路。
  “唰!”
  能量尖刺猛的一止。
  听到杜仲的话声,吉姆立刻停住攻势,双眼死死的盯着杜仲,面色阴沉的张口问道:“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  “我还知道……”
  杜仲咧嘴一笑,说到一般的时候,忍不住的咳嗽了几声,才又补充道:“我知道你们的计划分成两步。”
  听到这话,吉姆猛的就皱起了眉头。
  “天一果和这次瘟疫,都是为了帮那个人疗伤。”
  从吉姆的行为,杜仲判断出自己猜对了,当即就暗暗的松了口气,继续放心大胆的张口道:“天一果,和依靠瘟疫提取的精血,这两者缺一不可吧?”
  跟之前一样。
  杜仲所说的话,也同样是在使诈。
  至今还没弄懂的事,他何不趁此机会,一次性弄个明白?
  果然!
  就在杜仲的话声刚刚落下的时候,吉姆的神情又是一变,凝重之色更甚。
  见状,杜仲当即就知道,自己猜对了!
  “这些,你都是怎么知道的?”
  吉姆凝眉瞪目,冷冷的盯着杜仲问道:“二长老他们呢?”
  “我怎么知道的?”
  杜仲摇头笑了笑,张口道:“应该没必要告诉你吧,倒是你,究竟是谁?”
  “哼!”
  吉姆冷哼一声,张口道:“大长老!”
  “恩?”
  杜仲心中一惊。
  他压根就没有想到,那个从未露面,神秘无比的大长老,竟然会是世界第一佣兵团的军师。
 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
 
  就在红外线成像仪刚送到的时候,一阵阵警报声,突然就传了出来。
  听到警报声。
  加雷立刻把目光集中到成像仪的监控画面上。
  只见,那一片幽蓝的监控画面上,突然出现了两团红色的光点。
  仔细一看。
  这两块红色光点中,有一个正在不断的游动着,寻找着什么,而另一个则是一动不动的稳定在原位。
  “军师跳进湖里就是为了找他,又怎么会一动不动?”
  “也就是说,这个动点,就是杜仲!”
  想到这里,加雷猛的一捏拳头。
  咬牙切齿的往那个一动不动的红点一指,张口下令道:“鱼雷锁定!”
  他现在可管不了太多。
  这一天他所经历的,是他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奇耻大辱。
  先是被逼无奈,亲自要求杜仲跟杜仲单挑。
  结果,却被杜仲打了个落花流水,还差点被杀掉。
  之后,更是在大长老和一众兄弟的包围下,让杜仲跑出了自己的基地。
  这可是世界第一雇佣兵团的基地啊?
  堪成进得来出不去的基地。
  竟然就被杜仲这么轻易的给突破了?
  这让他,怎么能忍?
  这事要是传出去,这世界第一雇佣兵团的名号,必然会因为杜仲所做的这一切,而彻底的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  这种事,绝对不能发生。
  杜仲,必须死!
  “给我盯住了。”
  下令之后,加雷面色一沉,立刻转身,飞速的赶回到指挥室中,透过指挥室大屏幕上的红外线监控器,仔细的凝视着那个一动不动的红点。
  而此时。
  下潜到湖底最深处的杜仲,却是根本不敢有所动静。
  一到底,立刻就盘腿疗伤。
  这里是水下。
  他有任何动作,都会引起水流的涌动。
  同样在水下的大长老,感应到水流的涌动之后,必然会很快的找到他,所以他不能动。
  就连疗伤,也都把自身的能量气息,压制得死死的。
  ……
  “他在疗伤。”
  指挥室里,看着许久没有动静的红点,加雷一脸阴邪的勾起嘴角,张口道:“换追踪鱼雷,我要让他不能活着出来。”
  “是!”
  一名坐在武器指挥台前的雇佣兵,立刻动手。
  将瞄准杜仲的鱼类,瞬间切换成了追踪型鱼雷。
  “桀桀……去死吧,刀锋队长!”
  见到大屏幕上闪烁着的“目标锁定”的提示,加雷突然就笑了起来。
  “啪!”
  放肆大笑的同时,右手猛的一拍。
  一巴掌就按在了指挥台上的发射按钮上。
  “咔嚓!”
  水下,一声响声传开。
  只见,湖心岛底部的地面上,突然就裂开了一个方形的黑孔。
  一颗鱼雷,缓缓露头。
  “嗖……”
  伴随着气泡的上升,鱼雷骤然暴射而出,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一般,速度极快的朝着正在盘腿疗伤的杜仲,轰然撞了过去。
  “哗啦啦……”
  鱼雷的破水声伴随着水流的涌动,瞬间传到杜仲耳边。
  “恩?”
  正在疗伤的杜仲,心头一震。
  立刻脆动全身的能量,快速的在身周形成一层保护圈,然后猛的站起身子。
  朝着导致水流涌动的源头看去。
  这一看,心中顿时大惊。
  只见,那漆黑色的鱼雷,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,以一种无比恐怖的速度,正飞速的向他靠进。
  华夏什么最厉害?
  毫无疑问,鱼雷!
  杜仲很清楚。
  别说他现在受了重伤,就算在不受伤的情况下,一旦被这种鱼雷击中,立刻就会被轰杀成渣!
  别妄图有任何活命的机会!
  想到这里。
  杜仲猛的在湖底一跺脚。
  身体,立刻飞速的往上游去。
  “咻!”
  然而,就在杜仲有所动作的时候,那颗飞速暴袭而来的鱼雷,却是悄然转向,再次瞄准杜仲,继续冲上前来。
  “跟踪鱼雷!”
  见状,杜仲脸色一变。
  一边,飞速的朝着上方游去,一边无比警惕的关注着鱼雷的动向。
  在水中。
  杜仲的速度,显然没有鱼雷的快。
  没一会儿,那恐怖的鱼雷,就追击到了杜仲的身后。
  眼看就要撞击在杜仲身上的时候。
  “唰!”
  杜仲猛的一转身子,贴着鱼雷,飞速的闪到了一边。
  而因为惯性的关系。
  没有击中杜仲的鱼雷,却是远远的飞射到了数十米外。
  而后,猛的一调头。
  再度朝着杜仲暴冲而来。
  “能不能活,就看这一下了!”
  望着再度暴冲而来的鱼雷,杜仲牙关一咬,飞速的冲了出去……
 
 
第一百九十五章 谁让你发射的?
  “唰!”
  速度极快。
  双目紧眯着,望着湖心岛位于水下部分的同时,杜仲直接调动精神力,时刻的注意着鱼雷的位置和速度。
  “湖心岛太大,岛面就已经有五千亩的地皮,水下的部分只会多不会少。”
  心念一动。
  杜仲立刻向上游动。
  眼看追击而来的鱼雷,速度越来越快,杜仲也丝毫不敢马虎,立刻脆动能量,暴掠而出,朝着靠近湖心岛城墙的水面,飞速的游了过去。
  可是即便如此,鱼雷也在不断的靠近。
  “还有二十米!”
  望着目标区域,杜仲紧张而焦急的计算着。
  此刻,追击在他身后的鱼类,跟他之间的距离,同样只有二十米。
  “加速!”
  感觉到事情不对,杜仲也不管自身的伤势,当即就火力全开,再度加速。
  在这种情况下,速度才终于和鱼雷达到了同一水平线。
  “十五米……”
  “十米!”
  全速冲出了十米的距离之后,杜仲的身形猛的一缓,立刻将速度减慢了下来。
  身后的鱼雷,也因这一缓,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只有七米的程度。
  “五米!”
  前游中,杜仲不断的计算着自己与城墙的距离。
  此刻,鱼雷与他之间的距离,已经缩小到了两米。
  “三米!”
  紧绷着神经,杜仲圆瞪着眼,猛的转过身子。
  眼前,鱼雷就在他前方的一米处。
  看着鱼雷一点点贴上来的同时,杜仲一边飞速后退,一边暗暗蓄力。
  “一米!”
  就在鱼雷冲到眼前,几乎就要撞上杜仲脑袋的时候,杜仲突然爆吼一声,已经蓄好的能量猛的爆发。
  唰的一声,脑袋一仰,然后猛的停住身形。
  鱼雷。
  带着长长的起跑组合而成的尾巴,从杜仲的脑袋上方,轰然划过。
  “咻!”
  伴随着鱼雷的划过,杜仲甚至都不敢回头看,身子一动便是全力爆发着,飞速着前冲出去。
  身后。
  因为强大的惯性而止不住势头的鱼雷。
  轰然撞击在了水下半米处,湖水与湖心岛城墙交接的地方。
  “轰隆!”
  惊天的爆响声,骤然传开,震彻长空。
  “哗啦……”
  原本平静的湖面上。
  一跟粗大的水柱,如同喷泉一般,在那恐怖的爆炸声中,冲天而起。
  “嗡嗡嗡……”
  与此同时,整个湖心岛上,突然就开始震动了起来。
  “劈里啪啦……”
  漫天的碎石飞射,击打在水面上,传来一阵劈里啪啦的响声。
  而响声传开的同时,那厚实的城墙,轰然就垮塌了下来。
  虽然不至于全不垮塌,但这一炸,竟是直接将得那厚实的城墙,炸到了整整一半,就仿佛在无坚不摧的盾牌上,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般。
  水下。
  爆炸声响起的同时,杜仲已然冲到了数米开外。
  可即便如此,在那恐怖的爆炸力的推动下,宛如海啸般的水浪,依旧瞬间冲来,击打在杜仲的后背上,直接把杜仲推出去了数米远。
  “呼呼……”
  身后海浪的推力刚消失,杜仲就忍不住从水下冒出口,急促的喘息起来。
  成了!
  刚才那种情况,想到都会后怕。
  要是没有受重伤的话,要戏耍或者借一个跟踪鱼雷的力量,对杜仲来说都只是小事一件,可刚才所发生的,偏偏是在杜仲受了重伤的前提下。
  要不是在之前的对拼中,杜仲并没有使用多少能量的话,这一次恐怕就彻底的栽在这湖里了。
  “哗啦哗啦……”
  心中暗自庆幸的同时,杜仲立刻快速的游动起来。
  很快的,就游到了被鱼雷炸得坍塌的城墙处,借着城墙坍塌时四散弥漫而出的灰尘,在暂时还没有人敢靠近的情况下,立刻窜出水面,再度返回到湖心岛上。
  “扑……”
  就在杜仲逃入湖心岛的时候,一个愤怒的破水声,骤然传来。
  只见,一道黑影,骤然从水中暴射而起。
  “谁发射的鱼雷?”
  冲出水面,大长老立刻就飞身到被鱼雷炸开的城墙处,一脸愤怒的大吼了起来。
  周围,一群缓缓围上来的雇佣兵,都纷纷沉默着不敢说话。
  “是谁?”
  大长老再度冷声询问。
  “我发射的!”
  就在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,从远处传来。
  举目一看,只见一直待在指挥室里的加雷团长,赫然走了出来。
  其实,刚才透过红外线监视器观察的时候,他就已经看出了杜仲的意图。
  只不过,鱼雷已经发射出去了,他根本不阻止不了。
  所以,才会造成现在这种后果。
  “你为什么要发射鱼雷?”
  望着加雷,大长老强行压抑着内心的怒火,张口质问道:“为什么,难道你不知道他手上的东西,珍贵到我们赔不起吗?”
  “哼!”
  加雷冷哼一声,面色不爽的看着大长老说道:“军师,你今天怎么如此不淡定?”
  “你要我怎么淡定,是眼看着你亲手把天一果毁掉,还是眼看着他带着天一果跑掉?”
  大长老冷声反问。
  “难道,你觉得落在杜仲手上的东西,杜仲还会还回来给你不成?”
  加雷团长摇摇头,张口道:“除非我们手上有足够的,可以兑换的筹码,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,否则绝对不可能。”
  “况且,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这种筹码!”
  “所以,我们只能舍弃天一果!”
  说到这里,加雷才停了下来,冷冷的望着大长老。
  另一边。
  听完加雷的话,大长老顿时就沉默了。
  是啊。
  天一果在杜仲手里,是杜仲现在赖以存活的保命之物,他又怎么会交还回来?
  硬抢,杜仲必然会毁掉天一果。
  “交出天一果。”
  望着杜仲,大长老蔑视般地说道:“我可以绕你一命。”
  “哈哈……”
  杜仲张嘴笑了,一边笑着一边说道: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  说完,根本不给大长老回嘴的机会,直接张口补充道:“马上让所有人退到一百米外,包括你,否则我立刻毁掉天一果……”
 
 
第一百九十四章 去死吧,刀锋队长!
  “妄想!”
  听到杜仲那满是胁迫的话语,大长老双眼一瞪,鼻翼起伏,看上已然怒极了。
  如今,杜仲不但知道了他们的计划,甚至手握足以威胁他的资源。
  这让他感到很是憋屈。
  明明杜仲已经被他打成重伤,甚至连一招都不要,只需要半式他就能把杜仲就地斩杀。
  可是,他不敢!
  他怕。
  他怕杜仲会真的把天一果给毁掉。
  一旦天一果被毁,那就全完了。
  为了这一天,他们准备了多少年,等待了多少年?
  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年的心血,被杜仲一手给毁掉。
  “你真当我不会毁掉天一果吗?”
  望着大长老那紧张而着急的神色,杜仲冷声一笑,说道:“反正都是个死,大不了用命来阻止你们的计划。”
  说罢,捏着天一果的手,微微一用力。
  眼前就要捏下去。
  “停!”
  见杜仲不像是开玩笑,大长老面色一紧,立刻高喊一声。
  然后,快步的退了出去。
  “所有人,退到一百米外,立刻!”
  退到仓库门口,大长老立刻张口下令。
  闻言,一众围绕着仓库的雇佣兵,纷纷开始后退。
  仓库里。
  见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杜仲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。
  “起!”
  利用精神力,监控着大长老等人的同时,杜仲立刻调动起体内的所有能量,快速的涌到伤处,用能量的治疗来压制着疼痛感。
  然后,缓缓站起身来。
  “呼……”
  疼痛感减轻,杜仲也稍微精神了起来。
  没一会儿,大长老等人就退到了一百米以外的通道内。
  “跑!”
  想也没想,就在对方退到一百米外的时候,,右拳猛的一捏,朝着身后的墙壁,狠狠的一砸!
  “轰隆……”
  巨大的力量,直接在墙壁上砸出了一个大洞。
  “唰!”
  身形一动,杜仲立刻飞掠而出。
  在精神力的监控下,闪身冲进一条无人的通道,然后飞速的逃跑。
  “咻……”
  后面,墙壁倒塌的声音才刚传来,大长老就脸色一变,立刻暴掠而出,朝着杜仲逃跑的方向,飞速的追了上去。
  “到外围了!”
  飞速的逃跑中,杜仲一直贴着墙壁。
  很快的,就冲出了那乳白色的工厂,直接飞冲到了那高大的城墙边缘处。
  “给我开!”
  感应到后方,紧急追来的大长老的能量气息,杜仲根本不敢怠慢,立刻挥舞起拳头,连续两拳,狠狠的轰击在城墙上。
  “咔嚓……”
  城墙的厚实和坚硬程度,完全出乎了杜仲的意料,这两拳下去,竟然只是把城墙打出了数条裂缝。
  “咻!”
  刺耳的破风声传来。
  大长老越逼越近。
  “啊!”
  眼看大长老从工厂里冲出来,杜仲心中一急,立刻怒吼着,猛的一拳砸落。
  “砰……”
  恐怖的能量劲气,从杜仲那一只砸落在墙壁上的拳头上,轰然爆发而出。
  劲气席卷。
  已经被砸出裂缝的墙壁,轰然破碎,露出一个直径一米高的大洞。
  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  水流,从洞口涌流进来。
  “站住!”
  大长老的暴喝声起。
  身形如光,在冲出工厂的一瞬间,又再度加速,轰然暴射上来。
  “哼!”
  见状,杜仲冷哼一声,身形一闪,直接冲了出去,一头扎进那冰冷的湖水里。
  哗啦……
  一下水,杜仲就立刻朝着湖底深处,快速的潜了下去。
  杜仲发现这座湖心岛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三点,又经历了潜入湖心岛,破坏机器,以及跟加雷的交锋,等等的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。
  如今的天色,已经悄然来到黑夜。
  因为处于雨季的原因,那漆黑的天空,给一片片乌云遮挡着,别说是月光了,就连星光都完全看不到。
  也正是因为这样。
  杜仲才会毫不犹豫的潜入水底。
  没有光的黑夜,隐藏在五千亩范围的湖里,绝对是最好的办法。
  除非,对方有红外线探测仪!
  “唰!”
  就在杜仲跳进湖中没多久,大长老的身形就冲到了洞口前,望着那波纹荡漾的水面,脸色极为阴沉。
  “你跑不掉的……”
  森然呢喃一声,大长老脚步一动,立刻就一个猛子扎进了湖里。
  “妈的!”
  就在这时,带着人飞速赶来的加雷一见状,当即就破口大骂了一声,然后望着湖水,一脸阴沉的张口道:“想跳水逃跑,你也太小看我们XE了!”
  说罢,立刻转头看向身后的雇佣兵。
  “马上去拿红外线成像仪!”
  听到命令,一整只小队的雇佣兵立刻就跑了出去。
  没一会儿。
  一台红外线呈像仪就被抬了过来。
  这个红外线成像仪是整个基地的监控中,最强的一种,而且这不过是成像仪中的监控部分。
  与其相匹配的红外线扫描仪,被安装在了整个湖心岛的最中心处的地下。
  就是因为这个东西的存在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