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灯彩票娱乐注册-神灯彩票注册

会从净室出来时, 看魏昭还坐在那里,肃色道:

人,“你们姑嫂俩一块来了?”
  “路上遇见二嫂,二嫂要来给母亲请安,就一块来了。”徐玉嫣说。
  “你们吃早膳了吗?没吃一块吃。”徐老夫人说。
  “回母亲,侯爷早起出门,用早膳时,媳妇陪侯爷吃了一点。”
  徐曜已经跟母亲说魏昭早起侍候他出门,魏昭在房中用过饭后,来积善堂请安,徐老夫人不怪她。
  “给我盛饭。”徐玉嫣对丫鬟说。
  慕容蕙朝魏昭瞟了一眼,赔笑跟老夫人说;“侯爷真疼夫人。”
  徐老夫人看了魏昭一眼,“曜儿疼你,他外面事多忙,你闲着没事,少叫他分心,多体谅照顾曜儿。”
  魏昭亲手盛了一碗粥给老夫人,“是,母亲,儿媳谨遵母亲教诲。”
  抬头,跟慕容蕙的目光碰上,魏昭神情轻蔑。
  用完早膳,魏昭端过漱口茶水,徐老夫人漱口,问;“你跟曜儿去你舅家,你们新婚第一年,我告诉你嫂子,从侯府公账上支一笔银子给你,留着路上花销。”
  “谢母亲。”
  慕容蕙眸光一闪,笑着说;“老夫人,蕙儿想去祭祀父母,蕙儿已经有几年没去了,想回老家看看,老夫人,蕙儿能不能跟侯爷和夫人一道走。”
  徐老夫人想了想,“你是该去看看你父母,你家里没什么人,老家还有叔伯亲戚,也应该回去看看,正好曜儿他们出门,把你捎着,你回老家住几日,等曜儿他们从西泽州回来,再去接你,一同回府,这样也便宜。”
  慕容蕙高兴地蹲身一福,“蕙儿谢老夫人。”
  直起身,朝魏昭得意地瞟了一眼,有慕容蕙跟着,扫了魏昭所有兴致。
  魏昭跟徐玉嫣从积善堂出来,徐玉嫣看着魏昭的脸,半吞半吐,“二嫂,蕙姐姐父母双亡,养在侯府,蕙姐姐早有意于二哥,二哥刚及冠,不巧父亲殁了,二哥守孝,不能娶亲,婚事耽搁了三年,出服才娶了嫂嫂,蕙姐姐今年十七岁了,大概她心里挺着急的。”
  魏昭淡然一笑,“看出急了。”
  脸都不要了。
  别人新婚她就要插进来。
  徐玉嫣在岔道上跟魏昭分手,萱草愤愤然,“夫人,昨我没机会说,夫人叫奴婢去外院看看侯爷回府没有,奴婢看慕容蕙在二门里躲着等侯爷,看见侯爷的影子,佯作偶遇,侯爷一个大男人,哪里想得到她这番心思,夫人,这个慕容蕙简直黏上甩不掉,比独幽还烦人。”
  “惯得!”魏昭甩了一句话。
  黄昏时分,秋枫撒丫子跑回东院,“夫人,侯爷回府了,在前院跟人说话。”
  魏昭带着萱草往二门走,遥遥地看见徐曜同四爷徐询走进垂花门,魏昭慢下脚步,带着萱草躲在一棵古树后。
  慕容蕙跟一个小丫鬟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,走到徐曜经过的夹道上,徐曜跟四爷徐询边走边说话,魏昭看见慕容蕙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身体一歪,跌倒在路中央。
  徐曜跟徐询听见一声低呼,朝前一看,慕容蕙已经倒在地上,徐询抢前一步,来到慕容蕙身旁,“怎么了,蕙姐姐。”
  徐曜也蹲下,“蕙妹妹,你伤到哪里了?”
  慕容蕙坐在地上,手抚着腿,“好像脚崴了。”
  慕容蕙脚崴了不能走路,一着急四爷徐询刚想抱起她,魏昭带着萱草赶上来,叫了一声,“四爷,蕙妹妹脚崴了,不能乱动。”
  吩咐萱草,“你去叫两个有力气的婆子,拿软椅来抬蕙姑娘。”
  她这一出声,四爷已经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,徐询这才反应过来,脸微微发红,他这样抱着慕容蕙,慕容蕙将来还是要嫁他二哥的,确实不妥,多亏二嫂赶来。
  魏昭蹲下,低声安慰慕容蕙,慕容蕙咬住下唇,佯作强忍住疼痛。
  一会,萱草带着两个婆子,抬着一个软藤椅,两个婆子和萱草慕容蕙的丫鬟把她抬到藤椅上,两个婆子抬起来。
  魏昭跟在旁边说;“先就近抬到二房,看看蕙妹妹伤势如何?”
  慕容蕙闻言暗喜,正中下怀,遗憾方才抱她的应该是徐曜,不是徐询,徐曜当时看见魏昭带着萱草疾走来。
  一行人都去二房,就连四爷徐询不放心也跟了来。芙蓉看见院子里进来一群人,跑出去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其中一个婆子说:“慕容姑娘脚崴了。”
  魏昭叫人把慕容蕙抬到东间屋,徐曜跟徐询也跟了进来,魏昭对徐曜和徐询说:“我略通医术,虽然不能治病,我可以给蕙妹妹看看脚哪里扭伤了。”
  女子脱掉鞋袜,男人不能看的,夫妻之间,也不能轻易露出脚的,何况慕容蕙还是未出阁的小姐。
  徐曜对徐询说;“四弟,我们到外屋等,叫你嫂子先看看,如果真崴了,叫个小厮找大夫来。”
  魏昭把里屋门关上,屋里就剩下慕容蕙和她的丫鬟,萱草,二房的丫鬟,芙蓉、香茗、秋枫围着慕容蕙。
  魏昭命令丫鬟,“把慕容姑娘的鞋袜脱了。”
  慕容蕙眼睛朝门口瞟了瞟,“不用看了,一会叫我的丫鬟回房取伤药,上点药就没事了。”
  “不看怎么能行,蕙妹妹还未出阁,万一弄个跛脚,还能有男人要吗?”
  魏昭不由分说,抓过她的伤腿,慕容蕙听魏昭温柔地说着,却感到彻骨的寒意,想把腿收回来,怎奈魏昭力气很大,按住她一点不能动弹,魏昭的手捏着她脚腕,暗一使力,轻微地一声脆响,慕容蕙刺耳的尖叫声,把屋里人都吓了一跳。
  徐询冲了进来,“怎么了?蕙姐姐。”
  徐曜跟了进来,看向魏昭的目光深不可测。
  魏昭直起身,若无其事地说:“蕙姐姐脚骨错位了,我看还是找个大夫来接骨。”
  慕容蕙的脚腕骨生生被魏昭掰错位了,疼得她香汗淋漓,想叫喊,看见徐询和徐曜,咬牙忍住疼痛,眼泪成对成双地流了下来。
  徐询看着魏昭问:“二嫂,刚才好像没这么疼,现在好像严重了。”
  “脚伤了刚开始不觉得疼,后知后觉。”魏昭淡淡地说。
  慕容蕙恨不得撕碎魏昭,抱住脚呻.吟。
  徐曜一直看着魏昭,魏昭避开他的目光,能瞒过四爷徐询,瞒不过徐曜,徐曜目光敏锐,洞察秋毫。
  徐询急得在屋里地上直转悠,他已经派小厮出府去请大夫,请大夫往返要等半个时辰。
  萱草心里高兴,夫人跟师傅学接骨,手法不太通,治病不行,掰断脚骨技术性要求不高,夫人不费吹灰之力,慕容蕙太可恶了,今日夫人总算出手教训了她。
  看你以后还背地里使坏,想进二房做侯爷小妾,有胆量敢来你来呀?
  众人就看四爷徐询在地上来回转悠,把魏昭转得头都晕了,“四弟,你先坐下歇一会,停一下再转。”
  晃得屋里人都快吐了。
  徐询停住,也没坐下,看慕容蕙疼得小脸煞白,众人无法,只好等大夫来。
  芙蓉现在看夫人小心肝乱颤,腿都发软,芙蓉人细心,慕容蕙对自家侯爷的心思她早知道,慕容蕙被人抬进来时,她就发现慕容蕙是装的,慕容蕙嘴里说疼,眼睛一直溜着徐曜。
  夫人大概也猜出来了,芙蓉没看清夫人如何下的手,她离得近,清脆骨头移位的声音她听到了,她盯着夫人那双手,胆战心惊。
  大夫终于来了,是个男大夫,魏昭叫丫鬟,“把慕容姑娘的袜子脱掉。”
  众人小心地把慕容蕙袜子脱掉,一碰伤脚,慕容蕙疼得银牙咬碎,未出阁女子的脚不方便让外男看,这种时候,慕容蕙已经疼得七荤八素,哪里还顾上别的。
  大夫端着她的脚,看出骨头凸出,脚已经肿了,“姑娘脚骨移位,待我给你接好,姑娘忍住疼。”
  话音一落,手下用力,慕容蕙惨叫一声,晕过去了。
  大夫直起身,对徐曜说;“这位姑娘脚骨已经归位,没事了,可以正常走路。”
  徐询紧张地问:“不会留下后遗症,比如跛脚,以后走路能看出来吗?是否跟以前一样?”
  “不碍事,我开点伤药,晚间敷一敷,脚就消肿了。”
  大夫给了一盒伤药膏,慕容蕙的丫鬟把主子的脚腕涂抹上药膏,慕容蕙已经醒了,一身冷汗,哪里吃过这等苦楚。
  魏昭皮笑肉不笑地问:“蕙妹妹,你行动不便,要不今晚留在二房。?”
  “不,我要回去。”
  慕容蕙吓得不敢留在此处,万一魏昭又使计害她。
  魏昭叫抬着她来的两个婆子拿春藤椅把她抬回积善堂。
  呼啦啦人都走了,魏昭看滴漏,早过了饭点,大厨房早送来晚膳,魏昭和徐曜草草吃了,丫鬟们下去吃晚饭。
  西屋里就剩徐曜跟魏昭。
  徐曜面无表情,“魏昭,你过来。”
  魏昭走到他身旁坐下,徐曜拿起她的右手,魏昭就是用这只手掰断慕容蕙的脚骨,徐曜摩挲着她纤细柔白的手指,魏昭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阴冷的气息。
  不安地抬头看他,徐曜摸着她手指骨节处,魏昭想抽回手,无奈徐曜牢牢地握住,她抽不出来。
地说;“你要掰断我的手指。”
  声音低下去,听上去有一丝难过。
  徐曜本来生气,气竟消了,“我怎么舍得?”
  我吓吓你。
  魏昭想想,从认识徐曜,徐曜确实没伤害过她。
  出门的东西已经打点好,换洗的衣裳包了几个包袱,药箱带上,另外一些日常用品,给严将军的寿礼装了两车,徐曜带三百侍卫队,魏昭这里,带萱草去,书香看家,魏昭打算回来时,经过榆镇,回老宅一趟,有些东西回萱阳时匆忙没带出来,这次顺道取回来。
  秋枫蹭着身子进来,“夫人,奴婢也想跟夫人去。”
  魏昭一想,带萱草一个丫鬟太少了,点头答应,“你也跟着去吧!”
  秋枫高兴地说:“谢谢夫人。”
  “你把秋月叫进来。”
  秋月掀帘子进来,“夫人找奴婢?”
  “秋月,我出门府里没事,你去桂嬷嬷家里帮桂嬷嬷几日,等我回来,桂嬷嬷不忙了,你再回府。”
  “是,夫人。”
  秋月性情温柔,罕言寡语,人也厚道。听主子说叫她帮桂嬷嬷,能出府,她很乐意。
  这时,积善堂的一个大丫鬟走来,“二夫人,老夫人请二夫人过去。”
  书香和萱草帮夫人换一身衣裙,魏昭带着萱草去积善堂。
  积善堂今日人来得齐全,大夫人赵氏,坐在下首,大姑娘徐玉娇,二姑娘徐玉嫣站在香妃榻旁,三爷徐霈站在左侧下首。
  魏昭礼毕,跟赵氏等见过礼,丫鬟搬过椅子,放在赵氏下首,魏昭坐下。
  徐老夫人问:“出门的东西都带好了?”
  “回母亲,都准备好了。”
  “这回小蕙把脚崴了,留下养伤,不能跟你们去了,你夫妻二人路上清净。”
  徐老夫人话里有话。
  魏昭听出去来了,装糊涂,“蕙妹妹脚崴了,可以躺在车里不下地走路。”
  徐老夫人不期她能这样说,怀疑风言风语说二夫人把慕容姑娘的脚弄伤了,这话是谣传。
  “这次小蕙就不跟你们去了,等以后有机会再说,她脚有伤,你们路上带着她也不方便。”
  徐玉娇在一旁说;“我怎么听说蕙姐姐脚伤,跟二嫂有关。”
  说完,挑衅地望着魏昭。
  “玉娇妹妹,蕙姑娘带着丫鬟每日在二门口等侯爷,看见侯爷自己跑出去,把脚崴了,这是府里不少人都看见的,我好心叫人把她抬到二房,一屋子人都看见了,蕙妹妹疼得直哭,这怎么说跟我有关。”
  徐玉娇仰脸,哼了一声,“我听说蕙姐姐好像并没伤到脚,可是嫂子这一看,就变成真的崴脚了。”
  魏昭理了理裙琚,不急不恼,“妹妹的意思是说慕容姑娘假装崴脚,如果是这样,传扬出去,可有损侯府的名声,慕容蕙一直养在侯府,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,让小户人家都笑话。”
  这话可就难听了,徐老夫人呵斥徐玉娇,“你口无遮拦瞎说什么,你蕙姐姐是那样的人吗?”
  徐玉嫣向着魏昭,帮魏昭说话,“姐,你看二嫂弱不禁风,二嫂的手那样纤细,怎么能伤人,蕙姐姐也不是纸糊的,一桶就漏。”
  “一屋子丫鬟,不信玉娇妹妹可以找来问问。”
  魏昭不怕徐玉娇问,她就不信有那个丫鬟敢说。
  “都别说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以后谁也不许再提。”
  徐老夫人没好气地说。慕容蕙的行为怎么说也不光彩。
  魏昭心里松快,这回叫慕容蕙跟着,慕容蕙都不敢跟着了。
  对徐老夫人说;“母亲,我想上一趟街,我表姐表妹喜欢咱们使的茉莉花香粉,我去买几盒捎上。”
  “你去吧!看看缺什么一趟都买了。”
  “是,母亲,我回房看看缺什么。”
  徐老夫人挥挥手,“你们都回去吧!”
  众人告退出来。
  徐玉娇抢先和赵氏先走在前面。
  魏昭跟徐玉嫣随后往外走,魏昭刚跨过门槛,徐玉娇突然回头,一掌朝魏昭迎面劈了过来,事发突然,来不及阻止,众人大惊失色。
  眼看掌夹带着风到了眼前,魏昭朝旁一闪身,没有接招,后面走的三爷徐霈怒喝一声,“住手。”
  徐玉娇扑了个空,硬生生收住掌锋,徐霈冲上前,训斥道:“玉娇,你以下犯上,她是你二嫂,你叫二哥知道,能饶了你?”
  徐玉娇无所谓地转身,“我跟二嫂开个玩笑。”
  徐玉娇是想试试她武功,所以魏昭方才没接招,她灵敏地躲开,徐玉娇已经试出来她的功夫,方才在堂上徐玉娇没有诬赖她,此刻得到证实。
  魏昭倒也不怕,慕容蕙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  徐霈觉得过意不去,对魏昭说;“玉娇妹妹骄纵任性,开玩笑没深浅,二嫂你别理她。”
  “没事三弟。”
  她方才不躲,估计徐玉娇也不敢真打她,她本能避开,露出马脚。
  三爷徐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若有所思,先告辞离开。
  魏昭和徐玉嫣一路说着话,在拐弯的地方分手。
  魏昭回到东院,带上萱草和秋月乘车出府,去桂嬷嬷家。
  宋庭伤势好转,躺不住,在东厢房地下溜达,魏昭跟桂嬷嬷、萱草、秋月进来。
  宋庭呆愣在原地片刻,局促地,“姑娘来了。”
  “宋庭哥,你伤口没痊愈,你怎么下地了。”
  魏昭责怪道。
  桂嬷嬷也埋怨,“眼错不见,你又下地了,快上炕躺下。”
  “我整日躺着,太气闷了。”宋庭上炕躺下。
  魏昭坐在窗下椅子上,看一眼秋月对宋庭说,“这是刚跟了我的丫鬟叫秋月。”
  朝秋月说道;“这段时间你照顾宋庭哥。”
  “是,夫人。”
  宋庭摇手,“不,姑娘,我能走,不需要人侍候,这位姑娘还是回侯府。”
  秋月心里怨宋庭,一点不给人留面子。
  魏昭目光安抚秋月,“我要出门,秋月没地方呆,先留在这里帮桂嬷嬷。”
  宋庭一直不敢正视魏昭,闻言抬头,吃惊地问;“姑娘要去哪里?”
  “我舅父寿诞,我回西泽州给舅父拜寿。”
  桂嬷嬷在旁插嘴说;“姑娘是要跟侯爷一起回外家?”
  “是,侯爷陪我回严家,后日就走。”
  宋庭沉默了,他受伤这段日子,心里欢喜,可以看见魏昭,魏昭这是来告诉他们一声要出门,不能来了。
  魏昭对秋月说;“勤快点,好好侍候宋大哥。”
  “是,夫人。”
  魏昭从东厢房走出来,桂嬷嬷跟了出来,“夫人要回严家,替奴婢带个好,夫人的舅母记挂夫人,夫人回去一趟,好叫他们放心,侯爷能陪夫人一起回外家,奴婢倒是没想到,侯爷对夫人体贴入微,难得的好夫婿。”
  魏昭有点自嘲地想笑,这样的好夫婿真是打着灯笼没处找,给舅父拜寿,促成燕军和严家军结盟,两人的想法真是不谋而合。
  当今天下,群雄逐鹿,大雍江山摇摇欲坠,皇位之争血雨腥风,纵观举国形势,地方州郡各自为政,一团散沙,一旦有风吹草动,燕侯徐曜最有实力登基称帝。
  舅父的严家军如果跟燕军开战,以卵击石,审时度势,两军结盟,对彼此都有好处。
  当然,这些话不能跟桂嬷嬷说。
  金葵站在院子里等魏昭,“姑娘要出门走多少日子?”
  “十日左右。”魏昭此次来主要交代金葵,“金叔,这次我们的人多有受伤,宋庭哥伤好后,暂时别让他的商队出门,休养一段时日,钱财乃身外之物,赚不完,人比钱财重要。”
  金葵最感动之处还是听到魏昭说人重要,人比银钱重要,“好,金葵按姑娘说的办。”
  “金叔,别的事情等我回来再商议。”
  金葵送魏昭到院门口,“我准备这两日回新北镇,哪里也不能离人。”
  “金叔回新北镇,我们能遇见,我打算回来时,顺路过去一趟。”
  魏昭问桂嬷嬷,“妈妈,白燕走了,再没有消息?”
  “没有,他走时叫我告诉夫人,夫人救命之恩,容他来日厚报。”
  桂嬷嬷思忖着说;“夫人,我看这位白公子好像很不一般,具体的奴婢说不清。”
  “是,他身份特殊,日后可以验证。”
  阳春三月,杨柳吐翠,桃红李白,萱阳城门刚开,一行人出了城,徐曜跟魏昭骑马,一红一黑,三辆马车,萱草和秋枫乘坐一辆马车,后来两辆马车装载给严符严将军的寿礼,谋士章言随同,三百侍卫护卫燕侯夫妻前往西泽州。
  魏昭骑在马上出了城门,眼前豁然开朗,官道两旁原野山峦已披上一层青翠。
  萱阳城在身后越来越远,徐曜打马靠近魏昭,“坐到我马上来。”
  三百侍卫左右跟随,魏昭摇头,“我自己骑自在。”
  话还没落地,身体已经离开马鞍,人已经坐在徐曜身前,“跟我在一起就不自在了?”
  魏昭回头,嫣然一笑,“更自在。”
  徐曜听到讨好的回答,把魏昭搂紧,打马扬鞭,一行人快速赶路。
  经过青山寺时,徐曜想起对魏昭说:“你当时从青山寺偷偷跑到新北镇,我追你,竟然没追上,你太伤一个男人的自尊了。”
  魏昭唇角弯弯,“我送侯爷一匹好马,将功补过。”
  “你那是送的,你是为诓骗我银子钱,我还不计前嫌给你做了伪证。”
  徐曜当时在新北镇没追上魏昭,恨得牙痒痒,想有机会折磨她一番。
  “最后还不都是你的。”
  魏昭窝在他怀里,徐曜胸膛宽阔,踏实温暖。
  这句话徐曜听着受用。
  太阳高悬正中,徐曜命令队伍停下打尖,徐曜跟魏昭靠在一棵树下,其他人都散落在周围。
  萱草拿出一只铜盆,到一条小溪边舀水,徐曜跟魏昭洗手,魏昭抽出绣帕,给徐曜擦手,徐曜闻着绣帕一股女人清香,很好闻,魏昭从他手里扯出来,自己擦手。
  侯府大厨房备了点心,出门带着,魏昭拿出一包点心,打开,递到徐曜跟前,徐曜拿起一块点心,送到魏昭嘴边,魏昭看看周围,大家都坐在附近,魏昭朝他递个眼色,徐曜无所谓,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我徐曜疼媳妇不应该吗?”
  众人都朝这边看,魏昭怕他又说出什么令她难堪的话,赶紧咬了一口,徐曜把剩下的半块点心放进嘴里。
  魏昭把身前放着的茶盘里的茶壶提起,倒了一盅茶水,递给徐曜,徐曜喝下去。
  一上午骑马累了,填饱肚子,魏昭靠在徐曜身上睡着了。
  一觉醒来,人已经在马车里,对面坐着萱草和秋枫,秋枫说:“夫人醒了。”
  魏昭坐起来,“我记得在树下睡了,怎么在马车里?”
  萱草说;“侯爷把夫人抱到马车里,夫人没醒,一直睡。”
  魏昭撩开车窗帘看一眼外面,已经是黄昏时分,橘色的霞光笼罩在前头骑枣红马高大峻拔的徐曜身上,镀了一层耀眼的金光。
  徐曜似乎背后有感知,回过头,“你醒了。”
  “你为何没叫醒我?”
  “我看你睡得跟小猪似的,怎么忍心叫醒你。”
  徐曜的马放慢速度,跟车驾并行。
  魏昭腹诽,还不是你昨晚折腾到后半夜。
  太阳隐没,徐曜骑在马上,眺望远方,前面有一个小村子,吩咐,“到前面小村子落脚。”
  这小村子就二十几户人家,三百多人的队伍,分散到各户住。
  魏昭和徐曜、萱草、秋月、章言还有徐曜的几个贴身侍卫,住在一户人口简单,就老俩口的人家里。
  老妇人蒸一锅二米饭,做了几个菜,素炒白
 
第32章 
  徐曜摸着魏昭手指骨节处, 魏昭不安地望着他, 想抽出手, 徐曜强硬地抓住, 不容她抽回。
  徐曜盯着她, 魏昭长睫轻颤,许久, 徐曜放下她的手,“安置吧!”
  魏昭揉了下已略僵硬的手, 他方才要掰断自己的手指?因为自己掰断了慕容蕙的脚骨,一报还一报?
  徐曜走进净室沐浴,一“你想什么呢?还不快去沐浴。”
  魏昭走去净室沐浴, 她出来时, 徐曜已经躺在床上,魏昭坐在绣墩上, 书香替她擦头,待秀发半干, 魏昭走到床边, 从徐曜脚的方向往床上爬。
  刚一抬腿,要跨过他双腿, 徐曜一条腿一勾一曲, 把她勾了过去, 眨眼间, 徐曜已经把她压在身下,扯开她寝衣裙带,魏昭的身体整个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。
  今晚徐曜有些粗暴,没做前戏,魏昭不够湿润,便承受不住,唇咬得发白,徐曜隐有一股沉怒,毫不留情,
  魏昭涩疼,想求他不管用,伸出手臂,圈在他脖子上,弓起身,温软的樱唇在他双唇上轻柔地摩挲,亲吻,徐曜的动作慢了下来,渐渐温存。
  事后,徐曜抱着她去净室清理,走回来把她放在床上,魏昭身上裹着单子,一翻身,脸朝里,背对着他。
  徐曜站在床沿边看着她,闹脾气。
  他上床,看魏昭根本不想理他,阖眼平躺着。
  良久,床帐里传来徐曜略低的声音,“魏昭,你过来。”
  魏昭没答应,也没动。
  徐曜一伸手臂,“我还治不了你了?”
  把她带到怀里,声音放柔,“你委屈什么?”
  魏昭从他怀里抬起头,一缕乌发粘在潮红的脸颊,一汪水似的大眼睛看着他,“我们是最亲近的人吗?”
  徐曜拢了一下她的乌黑亮泽的长发,“是。”
  魏昭沉默了,既然是最亲近的人,为了一个外人你这样对我?
  我们不是最亲的人吗?这句话打动了徐曜,他们刚刚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,水乳交融。
  徐曜从男人的角度,娶妻娶贤,当家主母贤良淑德,御下宽厚,后宅才能安宁,男人后顾无忧,魏昭眼睛里不揉沙子,出手狠辣。
  魏昭不无委屈

相关阅读